遥闻挽歌丶

敬我们英年早逝的灵魂

我们永远十六岁,或许比十六岁更年轻。仅仅因为无处安放的灵魂英年早逝,灵魂的主人就永远停留在了那个年岁。我们把自己来不及触碰就不知去向的童年寄托于另一个次元,却总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某个失去了童年的人。相似。相似的灵魂总会在相遇后相认,纵使他们英年早逝。在这之后,灵魂的主人在濒死时睁开双眼,从一条细缝里窥见一片叶。